首页 »

【政情】国家公祭日:让历史照进现实

2019/9/11 19:24:25

【政情】国家公祭日:让历史照进现实

 

从纪念日、哀悼日到公祭日,普通的一天,可以被赋予多重含义。12月13日,作为一个特殊历史事件发生的节点,走出教科书,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,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文明进步,也是唤醒记忆与批判野蛮的形式升华。不可不关注的,是这样一种变化,对于世道人心的深刻影响,很可能也应该超越国界与时间,让历史教训照进现实,驱散仍在魅惑人心的阴暗。

 

时隔77年,对“南京大屠杀”纪念日,以公祭的仪式来给予升格,显然大大超越了过去的“纪念”与“哀悼”。“祭”者,祀也,国之大事,不可不察。国家最高领导人出席的公祭,更是一国焦点之所在,称其国运民望所系,也不为过。相较于天灾造成的人民伤亡,被侵略者虐杀的同胞,虽然年代久远,却犹为惨烈沉痛。其不能忘却的意义,更与国家的独立富强、人民的根脉血性息息攸关。

 

特别是在当前的社会背景下,类似“戚继光堵枪眼”的历史淡漠感游荡在青少年中间,公祭作为持续性的唤醒,让国人不可忘记、不能忘记这段残酷过往。更直接指向历史反思,如何避免落后挨打,如何珍惜现在的和平基石,决不能简单以一个普通仪式或一个纪念日而视之。

 

公祭南京大屠杀罹难同胞,更是对侵略战争反人类、反社会本质的一次集中批判。这样的批判,本来就不应该只是中国人民的事。有学者就指出:“南京大屠杀的祭奠活动,不单要从地方、国家的层面开展,还要从联合国的层面开展”。

 

其实在国际层面,早有“国际大屠杀纪念日”,也就是每年的1月27日。而在2005年之前,1月27日是“纳粹受害者纪念日”,再往前推溯到1996年前,这个日子通常被称为“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纪念日”。对于1月27日,每一次的纪念主题变化,都超越了“奥斯维辛集中营”本身的具体要素,而强化的是人性的共同记忆和共同反思。这一趋势,是否适用于12月13日,我们需要更深刻的研判。

 

作为二战的太平洋战场,长期以来中国的作用,在中国发生了什么,在国际上并不广为人知。2013年,英国学者拉纳•米特出版了《中国:被遗忘的盟友》一书。他还在《纽约时报》撰文指出——“中国是同盟国中首个与轴心国交战的大国,然而,其在太平洋战场的作用所获的承认却远远少于美国、英国以及1945年才参与亚洲战事的苏联。战后不久,中国的贡献就被抛诸脑后,成为黑白分明的冷战意识形态叙事中一段不便提起的往事。”

 

与这种遗忘相对应的是,太平洋战场上最惨无人道的“南京大屠杀”,虽然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屠犹同样血腥,但在西方历史教科书上的记载却寥寥无几。以至于在美国出生的华裔作家张纯如,惊怒于英文世界居然没有一本像样的非小说作品提及这段历史。这促使她用三年时间,亲自走访当年的目击者、幸存者,撰写并出版了《南京大屠杀》一书。该书成为销量百万的英文畅销书,并被翻译为中文、日文出版。她还发现了《拉贝日记》、《魏特琳日记》等一批国际证人对南京大屠杀的证词。

 

正是基于这种不利的环境,南京大屠杀远远没有像奥斯维辛集中营那样,受到国际上的广泛关注,没有像“屠犹”那样进行过类似“艾希曼审判”这样的世纪审判,以及道德上的深刻反思。所以,今天我们纪念南京大屠杀,仍然需要走过一段可能相当长的过程,才能达到国际上共同纪念1月27日这样一个高度。

 

到今天,面对铁证如山,很多日本人仍然不肯承认南京大屠杀。当中有蓄意为之,也有立场原因和观念问题。特别是现代社会里成长起来的一代,他们也不会甚至不愿了解:在那个年代的中国,是不可能如同欧洲那样,较高水平地保存下1937年12月在南京发生了什么;1945年战后中日之间的政治外交格局,造成对战争遗留问题的处理是潦草和敷衍的……

 

一个装睡的人,是不可能被叫醒的。只有当这种呼唤,来自四面八方,当这种呼唤已经成为前进的号角,继续装睡只会被人类社会所抛弃,才会惊醒他的迷梦。让这一声音,由中国国家公祭日开始,让中国推动的人道主义领域国际合作,穿越历史沉默的审视、更关注于现实。以此共同前景,告慰77年前死难同胞,魂兮归来,英灵永鉴。